韩国人在搞事?ONE Store10个奖7个发给中国游戏公司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报道/ ONE Store作为韩国本土应用商店,是除Google Play以外最大的安卓应用分发平台。近日,为庆祝游戏公司在2020年对ONE Store的支持,公司选择并宣布了2020年度的“友好合作伙伴”(Good Partner)和“新星”(Rising Star)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一共评选了10个“友好合作伙伴”的游戏公司,其中大部分为中国公司,占据了七席,分别是4399 Korea(4399)、Youzu(游族)、Longtu Korea(龙图)、ULU Games(游陆)、EyouGame(广州点盛)、Wish Interactive(友谊时光)和Changyu.com Korea(畅游),而韩国本土的游戏公司只有三家,分别是Nexon Korea、Zero Games和Game Pub。

Nexon因为之前将母公司迁至东京,所以国籍为日本,但依然是韩国公司

虽然越来越多的中国游戏厂商进军韩国、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ONE Store作为一个韩国本土的应用商店,在年终评选合作伙伴的时候,将大部分奖项却颁给了海外厂商,且韩国游戏大厂中NHN、NCsoft、Netmarble、PearlAbyss等公司都不在其列,怎么看都让人觉得有些迷惑。

这就好比华为或者蓝绿大厂的应用商店,在评选2020年度游戏合作伙伴的时候,除了腾讯网易米哈游之外,其他全是海外公司,虽然中国游戏公司获奖是好事一桩,代表着国产游戏在海外的影响力进一步扩大,但中韩公司数量上这么大的悬殊,让原本值得高兴的事情却显得诡异了起来。

一句话点评:3个奖笑纳,5个过奖,发7个奖?有病吧。

发奖给中国公司,ONE Store在搞事情?

这一波ONE Store重奖中国游戏公司、并推到韩国游戏圈台前的方式,着实有些阴阳怪气,其实早在去年同样的评选当中,因为有4399等几家中国公司入选,ONE Store就已经引发了一些韩国游戏圈的争议,曾被韩媒评论为:“在韩国中小型游戏公司处境艰难的时候,却将中国游戏公司选为优秀合作伙伴。”

就看来,除了对国产游戏公司的示好之外,这首先是做给韩国本土的游戏公司看,先是夸自己,谁都知道中国公司会赚钱,中国游戏公司对ONE Store的支持自然代表着自己商业上的潜力,韩国本土公司错过了自己就是错过了机会。

其次就是塑造一种韩国ONE Store应用市场被中国游戏厂商占领的现象,在韩国游戏圈故意营造危机感,对韩国游戏公司来说,自然不愿意看到韩国本土的发行渠道全部都是海外的产品,即使ONE Store只占韩国市场份额6.1%,但它依旧代表着韩国游戏业的脸面。

另外,猜测ONE Store这么干就也是故意加戏秀给韩国政客看,为自己拉取认同,一边是Google Play的强势冲击、一边是中国游戏的大举进攻,ONE Store作为韩国本土最大的应用分发平台,前路被谷歌商店堵死,内容被海外公司垄断、且韩国公司竟然不支持韩国的应用商店,怨气不小。

往小了说是对本土企业的侵蚀,往大了说就是本土游戏和文化控制权的丢失。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就是进行舆论的引导。去年底,韩国手游时隔四年在中国第一次拿到了版号,算是敲开了中国游戏市场的门,而如今与之相对的是,本土最大的分发平台里,ONE Store畅销榜TOP10里面有5款游戏均来自中国,而ONE Store年度十大合作企业中七个是中国企业。这么一对比,情绪的对立不就起来了吗?

无论是民众的情感还是企业官方的情感,在这种比较的影响下,势必会影响到中国游戏企业在韩国市场的形象,人为制造情绪,如果说去年的评选得到的只是争议和媒体的批评,那今年这一次,更像是ONE Store火药味浓浓的挑战书,就看它能不能在韩国游戏业成功引爆了。

韩国ONE Store排行榜前十的产品

看似只是一次普普通通的奖项评选,但就从ONE Store近来的举动,以及其自身的现状和被批评的历史不难看出其中的蛛丝马迹,最直白的表现就是部分韩国媒体在报道这个事件的时候,用了“侵占/侵犯(잠식)“一词。

虽然说一切都只是自己的分析,但就这一次如此大张旗鼓的操作,其弦外之音也算是昭示天下了。并且又有多少国内企业真的看重一个只有6.1%的平台颁发的“优秀合作伙伴“这种奖项呢?

小媳妇诞生记:集韩国四大巨头之力对抗Google Play

ONE Store的前身是韩国三大移动通讯公司旗下的应用商店,与中国类似,在功能机时代,韩国的三大运营商(SKT、KT、LG U+),从入口、管道、内容、收费等方面对移动网络实现了绝对的全面掌控。

在苹果推出App Store模式之后,彻底打开了原先固化在运营商手里的互联网入口。韩国的运营商们自然也紧跟时代的脚步,分别推出了T-Store、Olleh Market、U+Store,并主动扩展自己的业务。后面更是先谷歌一步,将电子书/漫画等类别的服务加入到了自己的应用市场当中,扩大自己的战斗力。

在Android智能机上,韩国三大运营商商店的对手正是谷歌公司,谷歌早在2008年即发布了Android Market应用商店、一直掌握着APP生态的主动,2012年更名为Google Play。

如果说苹果的App Store是让运营商们意识到了变化的话,那么Google Play就是对它们的业务产生了真实的伤害。根据ONE Store官网的数据,2010年,三家应用商店共拥有500万会员,120亿韩元的年度交易额;到了2011年,这两个数字分别增长到了1200万和800亿;而2012年,分别是1900万和1600亿。

但高速的增长到此为止了,从2012到2014年,两年间,会员人数一共只增长了400万,交易额更是惨淡,只有2800亿韩元。

虽然市场增速放缓是很正常的事情,但作为强制安装在设备上的应用商店,在2013年智能手机爆炸增长的年代,这样急速的刹车自然也凸显出了很多问题。为了应对Google Play和Apple Store对韩国市场的强势冲击,三家电信应用商店开展了“ONE STORE PROJECT”战略,试图集众家之长,改变自身的颓势。

在一年之后,更是纳入了Naver商店(韩国最大的搜索引擎公司旗下的应用商店),并正式发布了ONE Store App,至此,韩国国内第二大的安卓应用分发渠道正式上线。

ONE STORE PROJECT初期三家应用商店依然独立存在,后被ONE Store取代

发行渠道的整合在统合分散的研发商和用户上有效的表现,也展示在其交易额和会员数的变化上。2015年,ONE STORE PROJECT启动,当时三个平台的会员总数为2400万,年交易额为3700亿韩元;2016年6月ONE Store才正式上线,但2016年底,ONE Store的会员数就已经增长到了3500万,年交易额更是达到了5500亿韩元。

爱哭的孩子有糖吃?

但是当时立竿见影的效果却没能长久,韩国移动互联网商务协会(KMIBA)数据显示,2016年6月,吸纳了Naver之后的ONE Store,当时在韩国市场的份额占比为12.8%,而在去年10月白鲸出海的一份数据报告里,由韩国国内三家无线网络运营商联合创建的 ONE Store,同期营收 1606 亿韩元(约合 1.4 亿美元),占比 6.1%。

韩国手游市场份额

而这些失去的市场,全都被一直以来的劲敌,谷歌,收入囊中。苹果在韩国的不利自然不用多说,随着三星的强势表现,在2020年,苹果和LG一起在韩国智能手机市场的份额跌破 10%。

虽然在这几年间,ONE Store一直没有停止自救的步伐,但其成果却收效甚微。

比如2018年,ONE Store更新了自己的APP抽成政策,将原先的抽成比例从30%,减少至20%,并且规定如果APP开发公司游戏机的付费系统,则抽成比例最低可达到5%;并且还和IGA Works以及Galaxy Apps展开合作,帮助ONE Store中上线APP的公司进行营销的同时,还可以让其搭上三星的快车,在Galaxy手机出售中的180多个国家中发行APP和游戏。

看似大出血的让利活动,却反响平平,最重要的原因是这个举措仅对开发者有影响,而在本就较小的用户群当中,却无法吹起一丝涟漪。你分成再少,也无法吸引开发商放弃本就面对全球市场的Google Play,也不可能让游戏开发商对你进行特殊照顾,比如降低在ONE Store上的内购价格。

这一举措虽然可以吸引部分厂商和产品的进驻,但影响不到玩家,就注定不会有大的变化。

在谷歌全球市场的吸引力下,越来越多的游戏企业只将游戏上架在市场覆盖率高的应用市场(Google Play),如果说是技术和政策上的不足,ONE Store还可以尽力弥补,但作为一个应用市场,内容的稀缺却成了其致命的硬伤。

为了挽救ONE Store的颓势,从内容这一根本层面提升ONE Store的市场竞争力,去年九月,韩国共同民主党议员韩俊镐等27名议员提交了《电子通信事业法部分修订法律案》(下称修订案),要对开发者提出强制性要求,“登记及销售移动信息的开发者向Google Play、App store等应用市场提供内容时,也要向ONE store、Galaxy store等其他应用市场提供内容,以保证公平竞争”。

因为要求开发者强制在ONE Store上上线内容,因此也被韩国游戏业界人士强烈反对。但一旦法案通过,原本岌岌可危的ONE Store极有可能原地复活。

归根结底,依然是中国游戏企业和产品的强势

国产游戏近两年来大规模地出海,势必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作为我们的老邻居,韩国也成了这波出海浪潮中受影响最大的市场之一。但树大招风,木秀于林,虽然这波风摧残不了中国游戏的根基,能做的顶多借此挑起矛盾,自己从中获利。

《绿 茶》

当前文的修订案被提出时,韩国游戏业内就有声音认为,能从中获利的就只有ONE Store而已。作为本土企业,占尽主场优势的ONE Store自然不可能,也不愿意就此退场,沦为数据报告中的其他,但这种争议性的举动,或许可以引来一波关注,但不改变平台内容少,竞争力弱的根本缺陷,这种哭闹又能招来多久的注意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