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odoo估值达16亿美元!再次分享小游戏研发秘诀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报道/当我们提起超休闲游戏的时候,或许总能想到与Voodoo相关的一些事情。发行100多款游戏、旗下产品下载量超过37亿次(最近有消息称该公司估值超过16亿美元),不夸张的说,这家法国发行商对于超休闲游戏品类的了解是超过其他同行的。

但是,让这些游戏成功的究竟是什么?超休闲游戏成功有没有所谓的“Voodoo方法论”?最近,Voodoo公司发行经理Alexander Shea和工作室主管Simon Hill详细谈到了研发、发行和保持超休闲游戏大作的“秘诀”,以下是编译的完整内容:

选择对的合作伙伴

虽然Voodoo喜欢在支持游戏研发的时候参与其中,但它首先需要一个游戏,这就意味着需要与对的工作室合作。

“Voodoo作为发行商已经打造了一个平台,可以让所有想与我们合作的人一起工作”,Shea解释称,这可以让团队更小、没有太多产品或者不知名的开发商通过工具增长和提升他们的游戏,比如免费测试活动和Voodoo团队当中的专家经验分享。

对于有过成功经验的开发商,Voodoo则询问一些问题,这些想法是否原创、这个想法是否执行到了一个比较高的质量?Shea补充说,“不仅是从技术层面,它还意味着你已经想到了游戏中大量的细节,让它更深度、更有趣、有更高的参与度,具备高度可重复性”。

该发行商并不只是寻找一款合作的游戏,而是在寻找工作室,并且希望与他们建立长期合作关系。Shea解释说,“我们真的认为,与工作室们合作的很多成功大作,实际上是数月努力的结果,包括发行经理、平台,以及这些年的心得,我们之间的谈话往往能迸发出火花,引导他们做创意,并且建议他们将时间放在对的地方”。

至于游戏的实际研发,Hill认为主要取决于一件事:这款游戏真的有趣吗?

他解释说,“你可以有最漂亮的优化系统,让所有人喜欢并且想要经常返回其中,但如果没有可靠和有趣的感觉,那么这款游戏就是行不通的”。

为了让它略显心理学特色,Voodoo专注于大脑当中的“系统思维”部分,它不需要解释或认真专注于它所做的一切,Hill说,“除非你有真正强大合理的系统思维感觉,否则你的次日留存就会有问题”。

但这并不意味着做一款极为简单的游戏,Hill指出,一款像《皇室战争》这样的游戏,虽然通常被认为是非常具有深度和策略性的游戏,但得益于拖拽和释放卡牌、并观看角色相互战斗的简单性,吸引了大脑的“系统思维”部分。

找到这种乐趣发生在创意原型阶段,这可能只需要数天的时间。Hill把这些创意原型描述为“内部可玩的玩具”,即我们都满意和开心的东西,“这时候它看起来十分简陋,可能只是用Unity应用商店资源打造的原型,我们讨论的互动部分、而非其他东西,然后看它是否有趣”。

测试、测试、测试

一旦找到了有趣的想法和一个团队,比如Hill在伦敦领导的工作室就会围绕它聚集起来,投入额外的两到四周,并且提高这款游戏,直至它达到可发布状态。

随着游戏已经可以发布,它通常会发布在美国的iOS平台,Voodoo投入一些市场营销工作吸引玩家,自此之后,主要开始看游戏数据。

在Hill看来,有些KPI数据是极为重要的,比如次日留存、七日留存和CPI。但对于Shea来说,虽然这些是很好的追踪数据,但有时候你还需要看KPI数字之外的东西,“我们对于KPI已经变得非常灵活,因为KPI数据不止一次地让我们感到惊喜”。

他说,“我们发布的游戏有着差异化很大的KPI范围,有些游戏的七日留存是10%,其他的可能是20%,次日留存也是如此,但总得来说次留都超过40%。我们还会观察其他数据,比如游戏时间,CPI当然也很重要,我们倾向于发布之际CPI低于20美分以下的产品”。

如果最初的迹象看起来很好,游戏就会进入测试阶段,进行A/B测试和在游戏里尝试新机制,整个过程可能需要数月的工作,但只有这个时候才能真正发现一款游戏的潜力。

提升次留的两种方法

这不仅仅是修改代码中的小问题,如Hill指出的那样,“次日留存几乎是不可能更改的”,尤其是你只对游戏做出微小的改动,而非加入全新机制的时候。

《水上乐园》

作为举例,Hill谈到了由Cassette研发的《水上乐园(Aquapark.io)》,尽管它的游戏想法非常强大,但该游戏最初发布之后并未达到合理的次日留存。Hill说,“所以他们加入了全新的机制,当你走到滑道的边缘就可以跳起并在空中飞行。你可以飞跃空中并落在很低的一个轨道上,跳过大部分赛道。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改变,让它从有趣的竞速变成了真正不可思议的游戏。”

不过,细小的改变也可以带来帮助,《Roller Splat》就把玩家角色从滚筒变成了球球,就实现了“次日留存率很大的提升”。然而,知道要改变什么更像是一种“直觉”,而不仅仅是看原始数据,但Voodoo在超休闲游戏上的经验意味着发行经理们已经对于行之有效的方法有了相当好的想法。

Hill提到,“实际上,整个环节,从一款游戏的创意到完整发布,正常情况下应该在三至四个月内完成。但这就是游戏研发,其过程的关键部分就是实现游戏想法,并且尽快发布游戏,这个部分应该在一个月内完成”。

用营销和数据提升游戏

当然,发布一款游戏并不是结束。一旦游戏放到市场上,开发者将继续提高他们的作品,与此同时Voodoo则处理市场营销侧的东西,确保玩家们继续能找到这款游戏。

《Roller Splat》

Shea说,“当一个工作室发布了一款具有吸引力的游戏,我们就会负责市场营销侧的所有事情,我们的目标远大于此。我们还帮助并负责产品本身,但负责所有营销侧的工作,所以我们将为游戏准备创意广告,我们负责广告网络以及在哪个频道、国家如何让游戏规模化增长,所有这些东西都包括在发行协议,由营销团队负责”。

“Voodoo的差别之处在于,我们还负责游戏代码的处理,而且我们紧密地帮助工作室在产品侧以及A/B测试进行提高”。

何时换下一个项目?

不幸的是,无论一个开发商对游戏测试和修改多少次,有时候团队不得不继续下一个项目。

但这不是Voodoo要做的决策,没错,发行商会给他们一款游戏的表现数据以及工作室接下来该做什么,但并不会替团队做决策。

Shea特别指出,“如果他们在一个月前发布的游戏上转到了很多钱,他们或许会继续它的研发,甚至可能在发布几个月之后仍然继续支持,但几个月之后,如果我们可以看到游戏的LTV并没有多大的变化,而工作室投入的努力又太多,那么我们就会主动建议工作室转向下一个想法。”毕竟,即便是没有工作室继续研发,我们也可以通过一款游戏变现。

“我们需要确保为他们做了非常不错的广告,建议他们在合理的地方投放资源,有时候这就意味着转移到下一个创意原型和下一款游戏”。

Hill指出,“如果你是一名游戏策划,并且对游戏特别有热情,很可能你得到了大量的想法,很可能你目前所从事的想法并不需要太长的时间形成,而且你应该想出一个新想法。我认为这是非常良性的过程,用你的老游戏作为新想法产生的基础,我认为人们做的不够充分,而且也是Voodoo学到的非常强有力的教训”。

Voodoo巴黎工作室

维持与开发商的关系

无论一款游戏是否是大作,Voodoo仍希望与合作工作室维持合作关系,这样他们可以确保下一款游戏有最佳的机会成为大作游戏,对于Shea来说,这个关系完全出于信任。

他说,“某种意义上,这种关系是基于相互信任和钦佩。我们不断地被头部工作室和他们打造的出色游戏感到惊讶。这些游戏背后的创意和执行力通常是令人觉得不可思议的”。

“工作室再次与我们合作是因为我们比较幸运,在超休闲游戏领域有良好的成功记录,工作室通常会回来与我们聊天,谈新的想法,跳出路线图、真正得到我们的产品反馈”。

“我们很善于和紧密协作的工作室建立信任,我们也非常努力地让他们的声音被市场听到”。

不断改进方法

Voodoo多年来积攒了大量经验,如今已经有了非常有效的流程。但它的方法从来都不是固定的,始终都有拓展和进步的空间。Shea说,“这是一个非常动态化的市场,Voodoo也是一个非常动态化的公司”。

“关键的驱动问题是,我们的工作室需要什么?由于这会随着时间改变,我们也改变了很多。不管是,什么合同适合他们、他们经济上需要什么,还是,他们需要什么样的反馈、基于目前的市场我们应该关注哪些KPI数据。我们预计2020年还会发生很大的改变,但这对我们来说并不新鲜”。

Helix Jump

而且发生改变的并不只是发行侧的事情,Voodoo的伦敦工作室还在探索把游戏升级为更深度体验的方式,为玩家提供更多的内容,让他们持续回到游戏里。

Hill说,“对于超休闲游戏,自然的发展更多的是让玩法带来的感觉是,当我体验这款游戏很长时间之后,仍未完全对这款游戏感到厌倦”。

“为了保持这种感觉,每一款游戏都应该被验证为一种有趣的体验,然后在它的基础上增加适合这种游戏的元游戏,我认为目前在App Store这样的案例并不是很多”。

“我希望它的感觉是,超休闲游戏品类逐渐开放并且变成了这样,社交化和多人体验,在这里每个人的手机只是一个进入那个世界和那个游戏的窗口,而不是一堆孤立的人在玩超休闲游戏”。

估值16亿美元

据知情人士透露,Voodoo的支持者们正准备卖掉手里的股份,并且寻求在六月初进行指示性报价,使得该公司的市值可能超过15亿欧元(折合16亿美元)。据悉,股东们决定卖掉股票的原因是冠状病毒疫情爆发导致越来越多的人被隔离在家并且更多地使用手机,这让手游行业免遭疫情带来的广泛经济影响,比其他大多数行业都好很多。

如果交易达成,该公司将成为超休闲游戏领域的首个“独角兽”。Voodoo的大多数股份都由共同创始人Alexander Yazdi和Laurent Ritter持有,在2018年,他们把股份出售给了高盛集团旗下的私募股权基金West Street Capital Partners VII。

彭博社曾在四月份透露,该公司的股东们正在估算其竞争对手的投资意向,包括育碧和Zynga,目前该过程仍处于初期阶段,并不确定出售意向最终能否达成交易。高盛集团的一名发言人对此拒绝置评,Voodoo公司也并未立即对此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