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Stadia哑火:这个云游戏平台好的、坏的和艰难的第一年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报道/即将过去的这一年注定不凡。2020年,世界上大部分区域都在和百年不遇的疫情大爆发作斗争,这一流行病影响了大量的企业和普通人的生活,甚至让很多国家正陷入衰退。随着人们被强制居家隔离,游戏的使用频率提升、人们在游戏内的消费更高,像索尼和微软这样的主机制造商还将获得更大的增长,因为他们即将发布次世代主机。

与此同时,在2019年11月19日,也就是新冠疫情首个病例被发现之后的两天,谷歌通过其云平台Stadia率先在云游戏领域迈出了重要一步。接下来的就是一整年的不幸、麻烦和实验,让这家科技巨头和整个行业原本应该在“革命性”和“飞跃”的时刻,处于一个相当特殊的位置上。

但首先,我们要回到它开始的地方,Stadia的名字还没有被公众所知,有关对谷歌将颠覆游戏业传言的猜测和疑惑,充斥着互联网论坛。那是2018年1月,前微软和索尼资深人士Phil Harrison宣布自己将搬到加利福尼亚与谷歌合作一个神秘的项目,随后引发业内轩然大波。

8个月后,谷歌首次透露了Project Stream,邀请beta测试者们通过Chrome浏览器尝试《刺客信条:奥德赛》游戏。早期的时候,在科技先进的城市里,测试者们的反馈是积极的,然而人们仍有怀疑。

游戏业的Netflix

云游戏或者“游戏业Netflix”的想法是从未实现过的事情。当然,此前也有过很多的尝试,比如GameFly、OnLive甚至是索尼的PlayStation Now,但没有哪一个能真正带来巨大的影响。今年年初的时候,PlayStation Now注册用户达到了220万,只不过与超1亿的PlayStation 4销量相比,人们很明显对这个技术缺乏信心。

时间很快来到了2019年的GDC大会,谷歌CEO Sundar Pichai上台透露该公司已经“打造了一个面向所有人的游戏平台”。虽然人们没有看到主机或者盒子,但Stadia手柄首次与魔术概念一起被展示出来,能够用它在YouTube观看游戏宣传片,触碰按钮之后就跳到了4K 60FPS的大屏体验。

和育碧、ID Software、Unity的强大合作关系,加上一个影响力计划,意味着谷歌对于让开发者和用户使用这个平台是非常认真的。第三方的支持之外,谷歌还借此机会公布了Stadia Games and Entertainment,这是一个由前EA和育碧资深高管婕德·雷蒙德领衔的第一方工作室。

然而,在接近发布的时候,对于让该服务在硅谷之外任何地方运行的细节,却没有任何独占游戏和实际技术配置公布的迹象(会后不久Harrison建议至少要有25M互联网连接),让人们对Stadia很多相关的东西都一头雾水。

随后不久,Stadia开始加速了研发,持续招人、讨论游戏便捷性以及专注于发行商都是非常不错的做法,但消费者和媒体仍然很难理解的是,在该服务首发之后,呈现给他们的究竟是什么。

借鉴任天堂的灵感以及他们非常成功的直面会(Direct)之后,首届Stadia直面会(Stadia Direct)终于在6月份被公布,这时候发布日期、价格以及可玩游戏列表,总算有了一些眉目。

困惑

一个9.99美元的Pro订阅服务、一个129美元的Stadia创始者版本以及Stadia Base服务引发了人们更多的困惑。宣布登录该平台的游戏产品很多,既有老游戏也有新游戏,然而用户们在11月首发到底能够玩到多少款产品,仍然是个谜。

从诞生之日起,谷歌不仅没能向普通消费者沟通,也没有向真正为他们Stadia宏伟计划非常投入的人解释清楚,后者则是云游戏硬核粉丝里的骨灰粉。

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看到了微弱的希望,4000名开发者申请成为加入Stadia Partner计划,该公司在蒙特利尔开设了首个游戏工作室,而且创始者版本也开始在欧洲发售,但Stadia的头上始终有乌云密布。

这一切的最终结果,是首发推出了22款游戏,(而且并非所有产品都像GDC演讲承诺的那样可以4K 60FPS运行),早期用户难以玩到、褒贬不一的评测,而且多个关键功能缺失,比如Crowd Play、无线手柄支持、State Share和Stream Connect等,这或许是很多人最想忘掉的一天。

实际上,这种迹象早已经存在,比如很早就有人质问Stadia为何不采取Early Access测试方式,比如它的竞争对手xCloud就是这么做的。早期的数据也不好是那么好看,(11月5日至11月19日期间Stadia应用下载量只有17.5万次),于是,对于该平台的讨论很快从交叉变为糟糕,谷歌随后沉默了很长时间。

沉寂

从公众角度来说,随后的几个月是沉寂的,即使如此,在这样的背景下,工作室仍然在加强自己的团队、招来了《刺客信条》多位开发者并且收购了Typhoon Studios用于第一方游戏研发。今年1月份的时候,谷歌还和BT合作,为消费者提提供免费的Stadia Premiere版本,进一步支持安卓手机,甚至还有姗姗来迟的Stadia免费版,谷歌做了所有努力来改变人们的看法。

虽然有人称赞这个服务,但仍然很难避免大多数人的负面反应,并且担心谷歌关闭这项服务只是时间的问题。毕竟,这家公司有一个专门的网站,用来介绍所有被取消的项目。2020年3月份的时候,Business Insider报道称,开发商和发行商们避开这个平台是因为缺乏对他们将游戏带到Stadia的激励措施,同时为谷歌对游戏业的态度担忧。

三天后,索尼圣莫妮卡工作室负责人Shannon Studstill被挖走,领导Stadia的新Playa Vista第一方游戏工作室。这是一个非常明确的信号,但真正带来实质性的东西,可能还需要数年,这在Stadia的一周年纪念活动上表现的更为真实,这时候仍然没有独占游戏吸引消费者们投入其中。

得益于《蜘蛛侠》、《战神》和《地平线:零之曙光》等一系列大作,索尼无疑赢得了主机战争的胜利,而任天堂也赢得了足够的声誉支撑起自己的第一方游戏。最近即将迎来一周年庆的Apple Arcade如今提供的游戏数量也超过了140个,还提供了不少独占游戏,这些都很重要。

系统售卖者

不久之后,更多促销和吸引人们“入坑”的激励措施摆上了台面,Pro版本两个月的免费试用、随后导致了Stadia Premiere版本的降价(99美元),以及向所有YouTube高级付费用户赠送Stadia Premiere版本的做法都陆续推出。

问题在于,你很难通过一个去年的《星球大战》游戏说服人们买一个游戏系统(实际上目前为止该游戏还未上线Stadia)。如果可能的话,Stadia绝对需要一个《荒野之息》、一部《蜘蛛侠》或者甚至是一款《光晕:无限》。

毫无疑问,在全球疫情爆发的情况下,这一切变得更为艰难。平台持有者必须快速适应,PlayStation、Xbox、苹果以及任天堂都在通过各种各样的数字展示渠道呈现更多的游戏,而Stadia却出人意料地保持了沉默。自发布之后,Stadia直面会只有过两次(分别是今年的4月28日和7月14日),而且似乎没有给一周年庆典准备任何活动。

这很艰难,因为虽然发行商们没有那么专注,但要重振Stadia的士气和希望,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时间。站出来说第一年很困难但学到了很多,然后向所有人展示周年庆发布的内容,人们对这个服务的印象就会大有改观。

而且价格元素也是非常值得考虑的,不到100美元的价格与PlayStation 5和Xbox One Series X接近500美元的售价相比有很大优势。

相反,谷歌宣布的消息,是本周开始在iOS公开测试。随之而来的是,所有预定了《赛博朋克2077》的玩家可以免费得到Stadia Premiere版本,将《命运2:新曙光》向所有人免费开放,推出了原本应该首发的完整版State Share功能,以及在年底之前向更多EMEA区域扩张的消息。这些都很受欢迎,但我们还是现实一些:这些消息在PlayStation 5全球发布的影响下,根本不够看。

365天过去了,这家公司还没有宣布任何官方数据,这也是Stadia的另一个沟通问题。谷歌不令人意外的拒绝了对Stadia一周年的采访,但让我们多少有一些了解的是,Stadia应用在App Store和Google Play的下载量达到200万次(Sensor Tower数据),安卓贡献了140万次下载,iOS支持除了之前提到的测试之外还不可用,这一切都让Stadia的未来蒙了一层灰色。

如果一切都已经注定,或许我们永远看不到官方数据。新的Chromecast在2021年过半之前还不会支持Stadia,短时间内也不会有新的发行商为它提供新产品。谷歌有足够的资金继续投入,但从以往的历史来看,它向来不介意砍掉表现不佳的项目。

考虑到Stadia展示出来的早期潜力,如果最终真的被砍掉,那将是极大的羞辱。不过,如今云游戏领域是另一种情形,竞争已经很激烈,除了微软的xCloud解决方案和英伟达的GeForce Now之外,亚马逊的Luna也浮出了水面,毫无疑问,索尼随后还会有更大的动作。

或许必须有Stadia缓慢起步,xCloud这样的后来者才能跑起来?还是说今年的困难可以归结于疫情爆发?可能Stadia仍是有未来的,或许当我们回首看的时候,这只是初期的艰难?还是说一切为时已晚,再也没有了机会?

这一切,都只是也许。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