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C2011-社交游戏“罪与法”之辨

报道 / 本次GDC2011大会设定了一个嘉宾辩论的题目是《社交游戏是否合法》,这个话题的主持人是Margaret Robertson,嘉宾们更倾向于集中讨论一个问题:社交游戏是否象征着罪恶?

Ian Bogost,佐治亚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和《Cow Clicker》的开发者,认为:社交游戏就算不象征着罪恶,至少也是非常阴险的!他将社交游戏比作无处不在的高胆固醇果糖食品,严重威胁着人们的身体健康。“我认为Facebook是从那些制作甜味剂的公司学习到—如何榨取用户们的价值以获得更多的利润。”

Daniel James,《Puzzle Pirates》开发公司Three Rings的共同创始人和总裁,建议社交游戏开发者们认真对待社交游戏的道德问题,制作出更多有深度有意义的社交游戏。他说:“人们在玩像老虎机只顾着那种吞钱的游戏时并不会开心。”

Nabeel Hyatt,来自于最近被Zynga收购的Conduit Labs,讲述了一段一位经理在每周例会上和下属员工一起玩《Cafe World》,最终大家成为了好朋友的故事,他说:社交游戏不是罪恶的象征,而是“实现社会价值和享受生活的工具”。

ZipZapPlay的Curt Bererton同意社交游戏不能只顾着想方设法赚钱,而要重视游戏的合作和交际功能,他也赞成社交游戏的确能帮助人们加强交流,而从这一点来看,社交游戏不代表着罪恶,他说:“自从我玩《侠盗车手》和《魔兽世界》以来,我和家人的交流更加频繁了。”

但是Bogost反驳道,虽然社交游戏有趣、有一些可取的社交价值,并不意味着它就是我们寻求快乐的唯一方式,而且“社交游戏并不能给予快乐时帮助人们进步”。

这场辩论很快就变成了了社交游戏和其他娱乐方式“罪恶度”的比较分析。

“在八十年代,人们从《俄罗斯方块》这类简单游戏中得到的快乐要比现在多得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